Top

對話秦腔《華夏頌》領唱者李梅、詞作者黨小黃 秦人秦語唱出陝西味兒

來源:華商網 時間:2021-09-24 10:26:43 編輯:何媛 作者:田雨鑫 劉超 何媛 版權聲明

← 點擊大圖左右可翻頁 →

  

  9月15日,第十四屆全國運動會開幕式在西安奧體中心隆重上演。由中國戲劇梅花獎獲得者聯袂唱響的原創新秦腔《華夏頌》受到了網友的一致好評。網友在直播間直呼開幕式節目“很陝西”“原來秦腔這麼好聽”。

  9月17日,華商網記者在陝西戲曲研究院見到《華夏頌》的領唱者李梅和詞作者黨小黃。聽他們講一講《華夏頌》背後的故事,以及兩位老師對秦腔這門古老戲曲藝術的理解。

  李梅和黨小黃都是行業翹楚。李梅是西北唯一一位二度“梅花獎”、二度“文華獎”和三度“白玉蘭戲劇獎”的獲得者,更是秦腔四大名旦之首,用黨小黃老師的話來説,是“西北五省戲曲行業裏首屈一指的人物”;黨小黃如今已經退休,曾是國家陝西省戲曲研究院藝研中心藝術指導,創作有歌劇、話劇、戲曲數十部,其中,秦腔歷史劇《杜甫》、歌劇《大漢蘇武》榮獲中宣部“五個一工程獎”等一系列獎項。

vzLPR3ZRLI5uYXI5.jpg

  歷史文化底藴是民族發展根基 《華夏頌》唱出文化自信

  黨小黃是地地道道的陝西人,即便是對着鏡頭,也更願意選擇用陝西話來表達觀點、表達自己對秦文化的堅持和理解。這一點,也深刻烙印在了《華夏頌》的唱詞裏。黨小黃告訴華商網記者,《華夏頌》的唱詞寫作有三個原則,即唱出文化自信、唱出氣魄、讓老百姓記得住歌詞。

  在黨小黃的心裏,中華五千年曆史源遠流長,我們雄渾豐厚的歷史文化底藴是一切發展的根基,永不退縮、無所畏懼是我們的民族精神。《華夏頌》的唱詞,就是要把秦人的博大胸懷和氣魄表現出來,要體現出我們的文化自信。唱詞中“九州用的秦小篆,長城鋪的老秦磚,秦車秦馬秦直道,一通秦鼓出秦關”寫的就是秦人的歷史文化;“秦尺秦秤亮秦膽,量了黃河量泰山”就是一種無所畏懼的精神、是秦人的氣魄。在他看來,秦人不單單指的是陝西人、更指的是中國人、是整個華夏兒女。

  “秦統一六國,統一文字,這是中國統一的第一步。秦直道、長城都是秦人修的,那是多麼偉大的工程。這裏面的開拓精神,不只是陝西人的精神,更是我們的民族精神。我們需要這種精神。”黨小黃説道。

  在李梅看來,《民族根》篇章裏,周秦漢唐等朝代的不同元素在篇章裏都有編排,這些朝代有代表性、並且讓人驕傲,而且這些歷史就發生在陝西這片熱土上。《華夏頌》用秦聲秦韻來表現來表現秦人氣概,體現了民族精神、彰顯了我們的強國形象。

微信圖片_20210924105542.jpg

  “很陝西”到底如何做到的?秦人秦語唱秦腔

  《華夏頌》出圈之後,網友表示這節目“很陝西”、秦腔好聽。兩位老師覺得,這得歸功於唱詞唱腔相輔相成,詞上有了陝西味兒,加上秦腔的表演,內容和形式完美結合,節目就好了,陝西味兒也就出來了。

  黨小黃解釋説,唱詞“很陝西”是因為抓住了“秦”字。在最初的創作版本里,黨小黃幾乎保持了每一句唱詞都有“秦”字,再就是秦人秦語,比如“秦腔吼破天”用“吼”而不是“唱”。在黨小黃心裏,秦腔旋律高亢激昂,“吼”能表現秦人氣概,不是一個簡單的動詞,而是一個精神象徵詞。“我們是大開大合直來直去的、陝西楞娃的樣子。秦腔可以將秦人氣質表達出來。咱唱的是秦人想説的話,腔是秦人想聽的腔,唱出來的氣概是秦人的氣魄。大家就覺得這節目很陝西。”黨小黃表示。

  在李梅看來,用特色來招待遠來的客人,才是最地道的。用陝西的藝術手段來表現民族精神,秦腔當仁不讓。“就像客人來了陝西要用羊肉泡饃招待一樣,秦腔就是陝西文化一個非常好的載體。用大家想説的語言、用大家熟悉的形式唱出了大家想説的話,大家就會覺得這很陝西。”

微信圖片_20210924105645.jpg

  傾全院之力保證十四運節目 一米五小姑娘扛起三米大靠

  贏得滿堂喝彩的節目離不開演藝人員背後辛苦的付出。

  作為參演單位之一,陝西戲曲研究院幾乎是傾全院之力來保證節目的演出。在剛接到十四運節目參演任務的時候,李梅並不知道這個任務會如此艱鉅。全院260人,十四運節目207人蔘加,其中超過50歲的演職人員超過總人數一半。在七八月最熱的天氣裏,這些演職人員每天從中午到凌晨,排練十幾個小時。

  老前輩們累壞了,小姑娘們也一樣。開幕式上,很多1.5米高的戲曲演員們,身上揹着3米高的鋼管大靠,稍微一吹風就站不穩。李梅解釋道:“普通的大靠只有幾十公分,開幕式上的是3米。小姑娘們每天揹着30多斤重的大靠步行40分鐘去排練,背都是青腫的。”

  儘管如此,李梅還是覺得這次演出意義深遠,能夠參與其中是自己三生有幸。“在疫情防控的大背景下,在中國陝西給世界人民看一下我們的疫情防控工作做得多好,展示中國之強大,這也是我們的文化自信、精神氣質自信。其次,這次演出對於秦腔這種古老劇種的傳播力量幫助非常大。平日裏,你得演出多少場才會有這麼多觀眾去看。但今天一個晚上,全世界都在關注着。”

秦腔.jpg

  談男生“娘化” 兩位老師認為年輕人缺少憂患意識

  在談到秦腔文化的時候。黨小黃認為,秦腔慷慨激昂、風格大氣磅礴、悲壯蒼涼,雄踞梆子戲之首。秦腔之所以蒼涼,是因為經歷了太多的磨難,但磨難鍛鍊了中華民族堅韌不拔的氣質,才能在艱難險阻之中屹立不倒、不斷崛起。更重要的是,這種蒼涼裏帶着對江山社稷的憂思,有着居安思危的精神,而不是普通的歌功頌德。

  但當代的年輕人,缺少真正的民族氣節,越來越多的男生嗲聲嗲氣,喜歡描眉毛、抹口紅,這樣的審美習慣、審美標準讓人擔憂。“如果民族朝着這個方向走,那是不正常的。描眉畫口紅的手,能夠扛得起槍嗎?和平年代也應該有憂患意識,年輕人缺少這種憂患意識。”李梅表示。

  在李梅看來,如今的社會文化更加多元,外來文化衝擊越來越多,年輕人的可選擇性越來越多,但很多東西不一定是真的好東西。“就像孩子喜歡吃零食,零食口感好,但對身體不好。我們的民族文化是真正的好東西,就像茶,年輕人也許不喜歡喝茶,但民族文化就像喝茶一樣,它解渴、回甘,是真正有意義的東西。”如今,陝西戲曲學院正在做大量的工作,讓秦腔能夠走近年輕人。但這條路有多遠,李梅也不知道。華商網記者 何媛 劉超 田雨鑫



來源:華商網

相關熱詞搜索: 秦腔 華夏頌 戲曲學院

Top